V直播-做最全的体育直播网站!

当前位置: V直播 > NBA球星 > 安东尼 >

理查德·伯克谈英国政治传统

2019-05-15 15:07来源:V直播 作者:www.2222vvvv.com 点击:
导读:
理查德·伯克(澎湃新闻 蒋立冬 绘) 理查德·伯克(Richard Bourke)教授的《帝国与革命:爱德蒙·伯克的政治生涯》(Empire and Revolution: The Political Life of Edmund Burke)是一部探讨政治哲学

理查德·伯克谈英国政治传统

理查德·伯克(澎湃新闻 蒋立冬 绘)
理查德·伯克(Richard Bourke)教授的《帝国与革命:爱德蒙·伯克的政治生涯》(Empire and Revolution: The Political Life of Edmund Burke)是一部探讨政治哲学思想的力作。作为剑桥学派的一员,理查德·伯克致力于复原爱德蒙·伯克政治生涯的具体历史语境。2019年起伯克当选剑桥大学历史系政治思想史讲席教授,该讲席历任厄内斯特·巴克爵士、昆廷·斯金纳、约翰·罗伯森等名家。此外伯克还当选了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。近日伯克教授应复旦大学历史系之邀来沪讲学,《上海书评》请他谈了英国的政治传统与当下政治格局。他认为知识分子不应忠于政党或立场,而应忠于智性思考,,不论在分析历史问题或当下政治,都应跳出非左即右的两极式思维框架。

理查德·伯克谈英国政治传统

《帝国与革命:爱德蒙·伯克的政治生涯》,[英]理查德·伯克著,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,2015年9月出版,1032页,37.95英镑(精装)
塞缪尔·约翰生博士曾经对爱德蒙·伯克赞赏有加,马克思却贬低他是“阿谀奉承之徒”“彻头彻尾的庸俗资产阶级”,以赛亚·伯林对他不置可否。爱德蒙·伯克是讨论英国政治传统时绕不过去的人物,您在复旦的讲座上说他是政客而非哲学家,那么为什么一个政客能有如此持久的吸引力?他从哪种意义上塑造了英国政治?
理查德·伯克:约翰生博士是爱德蒙·伯克的同时代人(约翰生比伯克年长二十岁且属于不同党派——编按),他的原话是这样的:“要是下雨天你碰巧跟他在同一屋檐下躲雨,可能连五分钟也受不了,但你依然得承认身边这位是你一生未曾见过的伟人。”由此可见伯克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。马克思当然对伯克没感觉,其生也晚,没见过伯克;伯林对十八世纪的政治思想恐怕不能算专家,我不会太关心他怎么看。我说伯克是政客而非哲学家,因为他没有在大学里工作过,决定他议程的不是业余兴趣或独立思想,而是英国议会中下议院日常辩论的议题。他留下的文字要么是在下议院发表的演说稿,要么是书信,从这个狭隘的实用角度去看,他是一名政客。但是伯克的极度特殊之处在于,虽然他的日常工作是政客,但他深深浸淫于欧洲和大不列颠的思想传统之中,从1750年代起就有成为文人学者的抱负。他的思想体系受到孟德斯鸠、亚当·斯密、休谟、约翰生等人的影响,在政治演说中会引用各种思想资源,所以也有人说他是“有哲理的政治家”。
要说他对英国政治的影响,是个比较复杂的话题。他主要活跃于十八世纪末的英国政坛,在本土政治领域,他参与了议员的角色职能的辩论(是直接代表选区民众的意见,还是以自己的意见为选民做主)、代议制度改革的辩论、宗教宽容的辩论等重大议题;在大英帝国的领域,他参与了北美危机的辩论,作为反对党的一员,他和同僚的工作起到了限制政府行动的效果。他不是政策的直接制定者,而是通过辩论来改变规则,比如对东印度公司的限制,以及为爱尔兰争取贸易权益;在欧洲的领域,他也通过辩论产生了巨大影响——1790年出版的《反思法国大革命》即是明证。思想界对法国大革命的诠释有三种代表:马克思的,托克维尔的,还有一种就是伯克的。

理查德·伯克谈英国政治传统

《反思法国大革命》

您还提过伯克不算特别成功的政客,长期在野。不过当反对党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好处,可以总是攻击而不必防守?
理查德·伯克:这点需要具体说明。伯克从政期间他所属的辉格党上台过三次,1766年他当过首相的秘书,算是重量级的决策角色。不过他从政三十多年,在野的时候居多。当然政客都想成为决策者,无法执政是巨大的不利,但是反对党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塑造政局——通过要求执政党对其行为负责。执政党的决策先要通过公开的议会辩论,在走完立法程序以后还要向公众通报,这些步骤中反对党可以起到监督和制约的作用。从另一方面讲,反对党可能输掉的只是几次辩论战役,但还是有机会赢得战争——短期看是执政党在做决定,但从长远看,辩论的原则是由反对党设置的,所有人都必须遵守这些原则。伯克关于法国大革命的辩论到二十一世纪还在大学课堂上被讨论,没有一个十八世纪的英国议员或政客能够有如此深远的影响力。马克思也没有当过政,但他的思想影响从二十世纪延续至今。
大卫·布罗姆维奇教授写了一本伯克的思想传记,您的书注重于伯克的政治生涯,有没有人写过伯克的私人生活?
理查德·伯克:的确有一部伯克的传记是传统意义上的生平,F. P. 洛克写的两卷本《爱德蒙·伯克》,也是很好的研究。我和布罗姆维奇更关注的是伯克政治生活中的思想内容,那也是他为何在今天依然重要的原因;我的书其实也可以视作思想传记,但布罗姆维奇的书先出版,好题目就被他用掉了。最准确的书名应该是伯克的政治和思想,但一听就不好卖,只能选一个要素。我主要的工作是复原伯克政治生涯的具体历史语境,因为他每天要面对的就是复杂现实。虽然书名不同,我和布罗姆维奇并没有特别大的分歧,我们都认为伯克的生活是政治和思想的复合体。至于他的私人生活,可能比较寡淡,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私事,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他写北美但从未去过北美,写印度也没去过印度。当然在十八世纪乘船去印度很受罪,而且如果你每天要去议院点卯,肯定没法请半年的长假。

热图排行

更多
  • 篮球视频
  • 足球视频
  • NBA球星
  • NBA录像
  • 足球录像
  • 今日战报

栏目列表

热搜视频

更多

NBA推荐

更多

NBA录像

更多

足球录像

更多